宿舍楼下有一个人影。

一个熟悉的人站在那里,顾云狠狠地眨了下眼睛,甚至怀疑自己看错了或者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。

顾云慢慢走近,放缓放轻了脚步,生怕稍微使一点力气,踩重了一些,那个人就消失不见了。

她一眼不错的盯着那个人,那个人亦然看着她。

叶承岩是刚刚才到这里了,一下飞机就迫不及待的赶来了顾云学校,只可惜那个小混蛋竟然不在,所以他就站在这里等着了。

因为太想念,所以不愿意耽搁分秒见她的时间。

只不过,那个小傻子是以为自己在做梦吗?

傻愣愣的模样连走路都小心翼翼,这样慢吞吞的一小步一小步该走到什么时候才能走到他的面前?

叶承岩表示很怀疑,索性他也不愿意站在这里等她靠近了,他迈着长腿大步的走向顾云,比她的小碎步要快得多。

这里的天气已然是冬天,有些冷。

叶承岩一身深灰色的大衣在寒风中飘扬,顾云使劲地瞪大了眼,不可置信的看着走向她的人。

原来,不是她出现幻觉了?

叶承岩真的来了!?

顾云已经微张着嘴,停住了脚步,站在原地发呆了。

叶承岩无奈的笑了笑,几步走到她的面前,一把将人抱进了怀里,无奈呢喃:“小傻子……”

“不是做梦吗?你真的来了对吗?”

顾云低声呓语着,迷迷糊糊间唯恐自己是在做梦,虽然只有一个多礼拜没有见他,可感觉像是过了很久很久,久到她都出现幻觉了。

叶承岩伸手捏上她的小圆脸,使劲搓了搓,笑称:“现在呢?还是做梦吗?”

脸上的痛觉太明显,顾云一双圆圆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,犹如深夜里璀璨的星星,她笑眯眯的望向叶承岩,兴奋的喊了起来。

“是真的吗!叶哥哥,你不生我气了对吗?”

顾云离开之前,两人可谓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吵架,在顾云单方面看来,两人就差分手了。

所以此时能够见到叶承岩,顾云心底充满了欣喜和难以抑制的激动。

叶承岩紧紧地抱住乱跳的某个人,将她的头按向自己的胸口,柔声道:“是啊,我来了,不生你气了。”

顾云听着耳旁的心跳声,闻着熟悉的味道,瞬间热泪盈眶,埋在叶承岩的胸口哭了起来。

这么多天,自从到了异国之后,她满脑子都是叶承岩,唯有用忙碌来麻痹自己,麻痹自己不要想起他,不要想起两人之间的不愉快。

现在真好,他来了,还抱住了她,所以他们和好了。

顾云止不住的哭了起来,小声的哼着,哼的叶承岩心都酸了。

轻轻的拍着她的背,叶承岩低声道歉:“乖乖别哭了,是我不对,我们之间缺乏沟通,怪我没问清楚你的想法,别哭了啊,我心都化了。”

“不,唔……不怪你,我……我也不对,唔……”

顾云含糊不清的说着话,叶承岩只能将人抱的更紧柔声安慰着。

“好了好了,不哭了,再哭我就亲你咯?你都不知道你离开之后,我多难受,每天都想你。你个小没良心的连一句话都不留给我就跑了,电话也不知道打一个,是不是我不来,你就忘记我了?”

“没……没有,我……我……我每天都想你。”

“嗯,我也想你,日日夜夜都想。”

叶承岩将人拥的更紧,低沉性感的嗓音在顾云耳边诉说着他的思念。

哭了小一会儿,叶承岩轻柔抹掉她脸上的泪水,无奈笑道:“你看你,哭成个小花猫了。”

顾云扁着嘴也有些不好意思,怎么一见到叶承岩之后,这些天压抑的情感都收不住了呢!

抹干净了脸,叶承岩看着她刚流过眼泪水灵灵的眸子,不禁有些意动了。

心动不如行动。

俯下身吻住了顾云的嘴唇。

终于,很久很久之后。

顾云喘不过气了,叶承岩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她,只是仍旧将人拥在怀里,贪恋她的温暖。

“还是很甜。”叶承岩笑着说。

顾云瞅见他眼里的戏谑,不好意思极了,只能直接埋进了他的怀里遮掩自己羞红的脸。

顾云埋在他的怀里低声呢喃:“真好,你在这里真好。”

叶承岩笑了笑,轻轻揉着她的头发。

忽地有些许寒风吹过,叶承岩想了想,压低了声音在她耳旁说:“回寝室吗?”

顾云看了眼时间,八点多了啊。

这里的天气很冷,他们确实不能一直在这站着,可是她如果回寝室了就见不到叶承岩了,她不想这样。

“去你住的酒店吧,我不想回寝室。”

顾云双手搂住他的腰,依依不舍,压根不愿意跟他分开。

叶承岩挑眉笑了笑,柔声答应:“好,去我那里。”

说着就牵住了她的手,两人甜蜜的去了叶承岩入住的酒店。

一路上,顾云都是好心情。

不管他们之前怎么闹别扭了,怎么冷战了,可是当看见叶承岩的那一刹那,顾云才觉得那一切都不是重要的,那一切都可以不在乎。

只要叶承岩喜欢她就好,只要他们在一起就好。

“你怎么来找我了啊?看见你真的很开心。”顾云忍不住跟叶承岩分享着自己的小心情。

叶承岩无奈的笑称:“我当然会来找你啊。之前我说的可是我要冷静的想一想,偏偏你这个小傻子误会了我。”

“哦……”顾云也有几分不好意思。

当时那个情况,误解也是很正常的嘛,毕竟他们的确是在吵架嘛。

叶承岩回头掐住顾云的小圆脸,无奈叹息:“什么时候能聪明一点啊?小傻子。”

“你才傻呢!”顾云不高兴的嘟囔着,她哪里傻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