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快把楚瑾晴那个没用的废物叫出来。”少女嚣张的站在楚瑾晴的院门口,身后带着一帮侍从。

“大姐,好久不见。”楚瑾晴推门而出,慢慢走到楚兰面前。

说实话,楚兰长相也不差,实力更是到了四阶风魂师,年仅十五的她是这一辈中的佼佼者,也是岚阕大陆有名的天才少女。

追求者更是排了好几条大街,比起楚瑾晴的微弱存在感,确实是璀璨夺目的一颗新星。

“少废话,敢不敢接下我的挑战,你输了就要离开楚家。”楚兰脸上的嚣张愈加明显。

傻女人,凤凰幼崽楚瑾晴的肩上感叹道,我家老大可不是那个被你们各种欺负的楚二小姐,这可是我家老大,不是原来那个楚二小姐。虽然老大失去了实力和大部分记忆,但资历还是有的!

“那就谢谢大姐的时间宽限了,红灵果本是要给大姐的,我也无福消受。”赶紧拿走,那些药粉够你吃一壶了,楚瑾晴暗笑,这是有潜伏期的药粉,什么时候发作还得看我心情,至于效果嘛,嘿嘿。

“去,把楚瑾晴的那盘红灵果拿出来,她这种人怎么配食用这种等级的灵果,本来就是本小姐的。”楚兰朝侍从们挥挥手,只要楚家老家主不在,整个楚家的侍从都对楚兰毕恭毕敬。

“哎呀,忘了告诉你,太子殿下请求陛下赐婚,要在我明年及笄后迎娶我,再看看你,穿着一身男装,不成体统,仅仅一阶的修为,实在是给我们楚家丢人。”楚兰接过侍从手里的红灵果,朝楚瑾晴傲慢道:“这果子本小姐就先拿走了,五个月后我自会来打败你,记着了,不要被本小姐一招打死,不然多丢人。”

说罢楚兰带着一帮侍从浩浩荡荡地离开了,整个院子瞬间安静下来。

比起楚兰的一众中等,高等仆从,楚瑾晴只有两个负责打扫院子的低等仆从,打扫完院子她们就会离开院子,等到饭点再随便送点吃的,饿不死就好。

“就吃这些?难怪瘦成这样。”楚瑾晴打开盒子,普通的木盒子里只有一碗清水,两个硬邦邦的馒头,盘子里还有半盘子剩菜汤,用眼可见里面的一点点菜叶子。

虽然有老家主罩着,不至于饿死,但也没多大区别,楚瑾晴盖上盒子,看来是时候行动了。

“老大,你为什么不打起来啊?”某只神兽幼崽不解道,按照以往,老大应该先下毒,再阴人,然后揍人,然后……太凶残,不想了。

“没看到我下了药粉吗,金曜你真是给金凤一族丢人。”

“是我的徒子徒孙丢人,金凤本来就这样,我这叫血脉纯正!”金曜(某只神兽幼崽)辩解道,笑话,本座可是金凤一族的始祖,哪里丢人了?

楚瑾晴盯着胖嘟嘟的金曜,坏笑道:“今天可以考虑加菜。”三天不打上房揭瓦,这只胖鸟越来越不上道了。

“嗷嗷嗷!不!老大,有事好商量,不要激动啊!”金曜讨好地在楚瑾晴的眼前飞上飞下,不停地刷存在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