午后的阳光勉强透过树叶照下来,照在树下少年普通的衣袍上。

“来,随为师去看看热闹。”楚瑾晴拿出道具对着自己的脸一番折腾,虽然长得还过得去但是这样更保险。

……,“师傅,你要不要换张面具。”沁翎看着自家师父那张一看就是良家少年的脸,弱弱地提议道。

这个无耻的师傅用这种面具真的好吗,这么蒙骗世人真的好吗?

面对自家诚实过头的徒弟,楚瑾晴语重心长道:“徒儿啊,成大事不拘小节,不要在意这些微不足道的细节,赶紧走吧。”

说着,拽起沁翎的袖子就跑,刚才南边好像有大的动静,赶紧过去看看。

——分割线——

“公主,快走!”侍卫护住身后的少女,目光死死盯着面前的六阶魔兽,原本完好的衣服上留下了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痕。

后面的少女显然已经被吓傻了,一时竟不知道作何反应。

“吼!”对面的六阶魔兽奋力扑过来,虽然侍卫同为六阶,但魔兽比人族强大的多,一只六阶的魔兽对于同级的人来说也是很大的一个挑战,更何况还要带着一个拖油瓶。

侍卫奋力把少女往后面一推,起身迎上对面的六阶魔蛇,两人高的魔蛇盘旋在地上,微微摆动尾巴,两只眼睛盯着侍卫,似乎在寻找着最好的袭击时间。

“我要是打不过那条蛇你有几成把握暗中帮忙啊。”楚瑾晴扯扯沁翎的袖子,目光直直看着现场。

救人当然没问题,前提是我没事啊,不然怎么救?

=_=师傅,你这么无耻有人知道吗?这条蛇我一招就可以宰了,你偏要自己上场,万一受伤了怎么办?

算了,“只要你一个暗示,我瞬间就可以宰了它。”沁翎幻化出长剑,严阵以待。

那就好,楚瑾晴幻化出法杖轻轻一甩原本朴素的法杖化为一把银色的长剑,就是这个时候!

就在魔蛇扑向已经精疲力竭的魔蛇时,一道黑色的身影一闪而出,打退了扑来的魔蛇。

魔兽又岂是如此容易就可以放弃的,魔蛇在退后的瞬间直直扑向楚瑾晴,想把眼前的少年一口吞下。

确实挺难打的啊,楚瑾晴看着被毒蛇护住的七寸之处,一招制敌现在还不行。

风魂之力打在魔蛇的身上并没有太大的作用,这是防御型和敏捷型的魔兽,虽然没有毒,但可以把人耗死。

但是,楚瑾晴是那种明知危险还要挺身而上的人吗?

楚瑾晴左手中的匕首刺向了魔蛇的身上,一剑破了魔蛇的防御,这种力量可不是只有五阶的楚瑾晴可以做到的。

全靠沁翎的暗中相助。

“姑娘,你没事吧。”楚瑾晴走向少女,文雅地样子让人看不出刚才那条魔蛇是他所杀。

“没,没事。”少女呆呆地望着楚瑾晴。

“你们要去哪里?”楚瑾晴明知故问,这位少女不就是锋幻国的小公主咩。

少女深吸一口气,对上楚瑾晴的双眸,道:“我们去锋幻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