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走沁翎后,楚瑾晴直接前往满月轩,之前的那颗丹药会给老鸨造成混乱的记忆,是某个富家子弟做的,不管楚瑾晴的事。

满月轩的所在地离这里不远,楚瑾晴看着张扬的招牌,抽了抽嘴角。

“里面请。”见到楚瑾晴的到来,店里的男子请楚瑾晴坐下,端茶倒水。

那个男子也是个精明的,楚瑾晴衣着虽然看似低调,但用的都是上等的布料,饰品也不是寻常之物,总而言之,楚瑾晴非富即贵。

“你们这里除了老鸨,管事的是谁?”楚瑾晴毫不多言,直奔话题,开这么个伤天害理的地方实在是不好,要不如开个拍卖场什么的,虽然前期难管了点,但是到后来确实是非常不错的地方,打探消息也更容易。

过不多久,一个衣着妖艳的中年女子走出来,这个人虽然给人的感觉很不好,但看上去更好应付。

“满月轩的地契,这里已经被我买下了。”言外之意,我是这里的老大,楚瑾晴并没有碰桌上的茶水,这里的茶水或多或少加了点料,我可不想中招。

对面女子愣了下,立刻反应过来,脸上露出了掐魅的表情。

“说说这里有名的人的身世。”说不定有什么有用之人,楚瑾晴翘着二郎腿,单手支着脑袋,衣服闲散地态度。

中年女子掐魅地一一汇报:“咱们这里最有名的轩悦公子是国都出了名的,可他卖艺不卖身,上次让他接客,结果他差点自杀,这接客的事也就搁下了,要是公子您能说服轩悦公子,那满月轩的收成可要多上很多呢。”

“你们会这么放过他?”这种地方,要是那个轩悦没给他们带来别的利益,怎么肯独善其身,说不定早就被卖出去了,更何况这个低级大陆何来那么多正义之谈。

中年女子脸上的笑更加殷切了:“公子真是聪明,轩悦替我们出了不少主意,不然呐,怎么能过的这么清闲,只是不露脸的弹弹琴。这事我们也是对外保密的,替轩悦公子接客的另有其人。”

有意思,楚瑾晴突然觉得挺有意思的:“带我过去看看。”如果没猜错,那个轩悦公子应该也是奸商一类的人物。

楚瑾晴刷地打开扇子,跟着中年女子往楼上走去。

虽然满月轩处处充斥着庸俗与艳丽,但这二楼最靠里的包厢里确是别有洞天,虽然简单,倒也不失雅致。

“有事吗?”屏风后传来悦耳的男声。

原本楚瑾晴以为那个轩悦公子个二十大几的青年,但一看,下巴差点掉地上,什么青年,这分明是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年啊。

而且眉目清秀,气质极佳,可不是楼下那些庸脂俗粉可以比的,怪不得这个中年女人说轩悦是棵摇钱树,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啧啧啧,一看就是美男胚子。

“你先出去吧,我有事要谈。”楚瑾晴对着中年女子挥挥手,奸商一定要拉拢,这可是极品呐。

中年女子以为信任的主人要说服轩悦,自然是满脸笑容,喜滋滋地到楼下招呼客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