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六公主叫我偷偷摸摸的来是要干什么?”楚瑾晴挑挑眉,往一旁的椅子上一坐,悠哉悠哉地喝着茶水。

“楚瑾晴!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无赖呢?”看着楚瑾晴一副闲然自得的样子,六公主原本抑郁的心情气一扫而空,现在只觉得有些牙痒痒。

“唉。”楚瑾晴放下手中的杯盏,捻起一块糕点,咬了一大口。

待到咽下口中的食物后才开口:“那是因为我们不心意想通啊。”

“……”六公主顿时感觉一股无力感驱散了自己所有的情绪。

从未见过如此无耻的人,皇室中有善于计算的,也有老实的,无耻的也有,就是没有人能把无耻这两个字发挥的玲离尽致,想在想来,或许楚瑾晴可以。

“母皇身体不佳,想来帝位之争会愈加激烈了,到时候希望你能出手帮我救下我的父君,万一母皇出事,父君位分不够,定要殉葬,本宫不想看到这种局面。”

“我尽力吧,事成之后请我吃饭。”神界虽然没见过这种事,但也不是不知道,能坐上帝位的都不是省油的灯啊,比如神界那位,一大把年纪了,还要和自己这种小姑娘过不去,至于嘛。

比起楚瑾晴的淡定,六公主显然就没这么从容了,请你吃饭?姑娘,楚家已经穷到没饭吃了吗?

你看上去也没有瘦弱不堪啊,六公主打量着看似纤弱的楚瑾晴。

“公主啊,你的从容哪去了。”楚瑾晴真的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可以暂时改变一个人的情绪了。

六公主讪讪转过头,不去看楚瑾晴,也没有意识到这位楚大爷坐着而自己站着。

“话说,六公主,你最近可以出门吗?我请你吃饭吧。”楚瑾晴在消灭了一盘糕点后突然良心发现,问了一句。

吃……吃饭?已经略有熟悉楚瑾晴性格的六公主懵了,怎么又是吃饭?

“吃吃吃,你就不怕胖成猪吗?”略微上扬的语调,加上六公主瞪着眼睛的表情,顿时威严全无,反而透出一股呆傻的感觉。

虽然六公主没意识到,但一旁停不住笑的楚瑾晴却感觉到了自己独特的气场。

——分割线——

比起压抑的皇宫,当然是封幻国最有名的酒楼有意思。

“不愧是柳公子,居然定下了最后一个包间。”楚瑾晴一席男装,挥着扇子故作高深。

柳公子?不就是六公子吗,六公子就是女扮男装还易容了的六公主啊。

“拿开你的爪子。”六公主抽搐着嘴角,把搭在自己肩上的爪子拍了下去。

易容就易容,还要换男装,真不知道这姑娘以后找不找得到真爱。

“阿嚏!”南云洵皱了皱眉,莫不是瑾晴想我了?

“怎么,南大少病了?”殿主打趣着。

“我觉得是瑾晴想我了。”南大少丝毫不避讳地秀恩爱。

殿主无奈地叹了口气,能让南大少变得这么无赖的人,可就只有楚瑾晴一个啊。

“本殿派出了一个资历不错的长老还有一个新加入的,不会出错。”